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65770.com > 原标题:探访中国最后的自梳女为自立自强而终身不嫁

原标题:探访中国最后的自梳女为自立自强而终身不嫁

时间:2019-05-22 15:24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日前,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去世。在李光耀去世后,一位中国老人伤心哭泣的照片登上了一些媒体头版。她,就是曾在李光耀家里做工40多年的欧阳焕燕姑太。

  在广东地区,有这样一群老人,别人称呼她们为“姑婆”、“姑太”,她们都已是耄耋高龄或已过百岁,却终身未嫁。她们,就是中国最后的自梳女。

  过去广东珠三角等地女子出嫁,要由母亲为她束起发髻。而有些女性,决心不嫁,就举行仪式,自己将辫子挽成发髻,表示要自立、独立,并且永不嫁人,独身终老。

  如今,已经没有新的自梳女,2011年一份数据显示,明确登记在册的自梳女不足50人。当初,她们为何选择终身不嫁?一生走到此,她们后悔当初的选择吗?让我们跟随记者一起走进广东顺德均安镇沙头村,探访自梳女的故事。

  拉开两扇老式对开木门,黄月蓉姑太迎我们进院子、进屋。老人家有些驼背了,拉拉身上的暗花上衣,和我们说特意换了新衣服,拍照能显得年轻一点。

  “一梳福、二梳寿、三梳自在、四梳清白、五梳坚心、六梳金兰姐妹相爱、七梳大吉大利、八梳无难无灾……”

  如今,黄月蓉的头发已经剪短,带着发箍,梳得整齐。至于这首自梳时要念起的歌谣,她说如今都记不清了。

  黄月蓉:自梳啊,那个时候我有一条辫子的。就自己买了只鸡,买把剪刀,买把尺。我就这样拜了神,自己念念有词:“今天我梳起了,做大人了,不结婚了”。

  据《顺德县志》记载,顺德自梳女起于清末,盛于民初。那时候,顺德蚕丝业发达,一些女性做工能够自食其力,又不甘受传统婚姻的束缚和压迫,决定终生不嫁。

  广东省妇女联合会妇女研究中心主任曾小瑛说,自梳是当时一些女性自立自强,却又无奈的选择:

  曾小瑛:当时有一首歌谣就是唱,做人新抱(媳妇),甚艰难,很艰难。所以当时女性受不平等是非常严重的。所以她们很多人那时候不愿意去嫁人。那她要出去劳动,去赚钱的话,嫁了人才能够出去外面。被迫无奈,她就只能自梳。

  她见证了李光耀夫妇的婚礼,带大他们的儿女,与李家情同家人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外留学期间,还给她寄来生活照,她一直视若珍宝,细心珍藏。

  被时代的大潮裹挟,顺德不少女性选择“自梳”,并外出到广州、新加坡等地打工。

  现在,黄月蓉右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枚白金戒指。除了戴着好看,它再没别的意义:

  黄月蓉:哪有人追我。我都是躲起来做工,没有人追的。我都不向往结婚的。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有想到要嫁人的。我就只想着做工挣钱,顾着家里。所以说,我们傻啊。

  大部分自梳女,背井离乡,打工挣钱,自己省吃俭用,把大部分钱寄回家乡,给家里的哥哥弟弟盖房子、改善生活。可她们大多数人却并不在外给自己买房子。老了想着还是要回乡。

  黄月蓉:姐姐去世很多年了。死了骨灰要撒到海里。她整天想着这里、想着家乡,把骨灰撒进海里,那就经常都会漂回来沙头村啊。

  多数在外打工的自梳女到人家里做佣人,煮饭、带小孩。有的家庭里,两代人都是由这些姑婆带大的。

  但这一生,因为自梳、不结婚,姑婆们带大了很多别人的孩子,自己却没能有一儿半女。

  采访中,黄月蓉姑太看着我们坐在那儿,说前两天她有6个侄女、外甥来,也都坐在这里,坐满了,她好高兴,但他们只回来3天就走了。

  黄月蓉:我听到很多女孩现在十几岁就说不要结婚,结了婚有的男的又不爱她。那我说,现在她们结婚就好了。但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,有的男人也是很好的,很疼太太的。你们也要疼太太啊。

  6日晚7时许,记者来到事发现场时,救援车辆正在将被撞翻的轿车翻转复位。记者看到,被撞翻的这辆白色轿车右前侧受损变形,未翻车的轿车左前侧凹进去一大块,地上还有散落的车体残片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对于社区养老,有网友建议,在征询老人意见建议的前提下健全服务设施。现在社区养老设施基本上都是凭青壮年人想象建成的,老人很多不方便之处无人知晓。比如老人通常尿频尿急,下楼后社区没有公共卫生间可用;老人自动开门禁反应慢很不方便开单元自动门等。社区居家养老应当优先发展。2019本港台现场开奖直播论坛,大多数老人是居有定所的,缺乏的是各项服务及服务的质量。社区养老要通过制定合理收费与监督机制,可相对快速减轻养老服务跟不上需求的问题。

  “鸡公仔,尾弯弯,做人新抱(媳妇)甚艰难。早早起身都话晏(晚),眼泪未干入下间(厨房)……”

  为了大家庭的生计,自梳女背井离乡一辈子,她们有着怎样的打工经历?年老落叶归根,却无子女养老。当她们老了,要怎样生活?明天,继续走进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。(记者刘飞郑澍实习记者邓诗如)

图文阅读